抚顺信息港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推薦計世網2008中國互聯網求變

来源: 作者: 2019-05-02 08:25:54

2007年注定成為中國互聯產業乃至信息產業歷史當中重要的一年。然而,當我們回眸2007年中國的互聯時,我們更容易發現,在“傳統而成熟”的絡游戲上市以外,2007年更加可以看成一個調整之年。

在各个公司“战略不断调剂”的这一年里,惟有阿里巴巴成为诸多公司中闪亮的一颗明星,而社区络、视频分享、站群营销等等公司,并没有能够和北美地区的市场对应出现“井喷”。

当整个信息产业在谈论“从Web 2.0到Mobile 2.0、从互联2.0到3.0”时,更多企业选择了在2007年寻求涅磐重生。创新和竞争力也由此成为重要的关键词。

如果中国一定要在模式上学习美国,那末,谁能够真的成为下一个YouTube?谁将成为中国的Facebook?谁又能承载起中国互联业超过百亿元的营销平台?

2007年,告别狂热的中国的互联创造者们,在痛楚中探寻着称为新寡头的途径。同样,在2007年,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也成为互联英雄们心中的标杆。

岁末年初之际,《计算机世界》报社、计世组织召开的2007中国“IT两会”计算机世界互联年会,和前两届年会一样,再次将2008年即将到来的各种可能提早引发,让参与互联“运动”的我们欣喜,也让争抢互联商机的我们茫然。

战略篇:回眸“”事,孰能岿然不动?

虽然中国互联2007年的脉络非常清晰,但是循着这些脉络,我们愕然发现,2007年,太少的互联公司能够坚守它们曾经的战略。“轻易地转向”,既成为了2007年中国互联的特点,也成为中国互联企业发展的不得已。只有少数的公司坚持下来,而它们坚持下来的回报,则是能够走入恒生,或者纳斯达克。

告别“战术”的浮躁

中国互联协会秘书长黄澄清在年会上的总结,非常清晰,也非常乐观,但他也表明,2007年,中国互联市场的战略布局,更多的,也只能称之为“2007年的布局”。

2007年,基于Web2.0技术的博客、播客发展迅速,但同时商业模式依然模糊不清。移动增值业务市场依然增长,但主导权已完全不在互联企业手中,而转为由传统运营商直接把控。

中国络视频用户和络范围的发展速度,已经超越了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但同时,产业链条仍然保持在初级阶段,视频行业群雄并起、却缺乏旗舰提供商,“雏型”特征依然明显。较之2006年,只是用户数多了,P2P发展更快了,如何形成大规模商业机会,没有明确的代表者。

络广告被接纳和认可的程度更高了,发展速度也成为诸多广告类别中的一种,但在形式上并没有突破,市场规模上的“初级阶段”仍在继续。

2007年,中国有了更多的商,阿里巴巴在数千万中小企业的簇拥下,荣耀地走向了香港股市。企业已接受了利用互联,对公司办公、财务、流动、客户、商务等进行管理,但这些接受在更大范围内还仅仅体现在思想上,而在现实里,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摩根士丹利执行董事季卫东在分析中国互联的媒体战略时,更是将中国整体互联的特征点明了。有太多的改变,需要在2008年才得以充分体现。“内容为王,将在2008年实现”,“品牌建设,将在2008年介入”,“新媒体行业的商业改进,将在2008年加速”。那末,2007年呢?

2007年,因此而成为了战略制定之年。这1战略之年,既是一种主动的选择,也是一种不得以的调整。

截至2007年12月30日,中国的互联民数量极有可能接近甚至超过2亿。如此庞大的数量,支持起百亿元互联广告营销市场(包括游)。如何推动中国互联市场步入新高?如何强化运用创新跳出技术革命陷阱?各路专家有各自的诠释,指向也有所差异。值得关注的是,2007年中国互联精英们已经承认,中国互联不但仅是要和大众文娱结合,也要和商务相结合,通过互联为中国整体社会信息化作贡献,不再是互联发展的副产品,而要成为互联前进的发动机。

2007年,业界看到的为光明的一面是,中国互联终于浮现出一批“打造长久企业”的心态,在沉淀之中少了曾经的浮躁之心,而战略,也由此告别了曾经的“战术”,成为长久发展心态下的“成果”。

战略必然紧扣资源

互联企业对于战略资源,乃至稀缺资源的重视,在2007年成为鲜明的特点。甚至于作为主管部门领导的信息产业部信息化推进司副司长洪京一都表示:“只是把互联作为娱乐和生活,没有把互联运用到企业里的人越来越少了。”黄澄清也认为,互联已经深入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学习方式,特别是互联和搜索引擎,已经占据互联功能的77%和75%。

这两种官方表述的背后,都是互联企业对于本身资源的重视,以及对于资源的整合和强化,而在这一基础之上,才是商业模式战略布局的确立可能。

针对商业模式的战略布局,季卫东表示,对大部分互联企业而言,2007年商业模式已经到了必须修改的地步。“商业模式生来就不能平等,总体必然出现金字塔结构,端的,恰恰就是一度被国内大部分互联企业当作自豪点的‘产品为核心’的商业模式。”

以产品为核心的商业模式,每3~5年就要面对产品周期的更迭之痛,大量无法越过这一台阶的互联企业,便在激烈的竞争和取代中迅速消亡。

以平台为核心的互联商业模式,也只能屈居互联的中间阶层,只有那些平台互动性、转变能够为迅速,同时具有先发优势和资源的企业,才有可能一直在市场中占有优势;并且,这些企业还不能在全部履行过程中犯下任何大的毛病,否则也将被迅速取代。季卫东就表示,携程能够远远于艺龙,其根本原因,也就在于其先发优势带来的更为庞大的用户群、更加庞大的络,终究产生的单个定单成本降低。而这,更类似于一个传统企业的竞争策略。

只有那些尽早演进到社区状态的企业,能够更长时间里具有自由度,例如腾讯和阿里巴巴,也只有这类公司,才能够长期站在金字塔的顶端。传统门户在2007年也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向社区的迁移,例如新浪的名人博客,已经更趋同于社区性质。

稀缺性成为商业模式建立过程中的关键要素,也成为互联公司是否具有“提价筹马”的直接决定要素。新浪品牌、凤凰卫视的文化、分众传媒在高端的份额,都是稀缺资源的直接代表。然而,尽管商业模式改进成功的案例在互联界层出不穷,其实不意味着战略不可变更。甚至于,一个互联企业的战略变更,可以影响乃至决定游戏规则,而这样的互联企业,就因此能够成为其领域的领军者和旗舰,例如盛大将游的收费模式转变为免费模式,恰恰是通过战略制定,寻找并抢占稀缺资源的举动。这1举动的直接结果,是盛大在2007年的成功。

务实战略受欣赏

尽管2007年也被称为第二轮互联泡沫的浮起之年,经历过轮互联泡沫的投资商们,明显已经不再是随便给人钱“烧”的傻帽。互联的传奇仍在不断出现,但是神话般的未来勾勒,已经不能打动VC。

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熊晓鸽对此有着为直接的表述:“以前我们投一个中国的互联公司,更多的是看这个业务美国有没有,现在我们看这个业务是不是适合中国的市场,是否能够在中国的互联市场中建立有效的商业模式。”或许这1思维,可以避免中国互联的泡沫扩大化。

在2007年之后,注重务实的可执行战略的结果,极有可能尽可能避免互联公司短时间内大张旗鼓、又短时间内灰飞烟灭的绚烂。VC投资的转型,将直接影响到互联公司,特别是创新互联公司的道路选择。

正如汉能投资集团董事长陈宏所言,“或许以后的互联业界,机会看似越来越少,巨大的惊喜愈来愈多;上市融资的越来越少,相互兼并的越来越多。”

也正因如此,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总结阿里巴巴的成功时所说的话,更似乎是当前互联企业必须面对的质问:“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想做什么,该做甚么?”

面对生存的压力,而不是壮大的需求,中国的互联企业,必然在2007年告别“本日只想今日事,明天哪管风和雨”的心态,将业务建立在务实的内容之上——这一内容,不但包括互联上的体现,更包括了企业的策略,以及这些策略的长时间演进路线上。

“Road Map不只是写在计划上的书面之辞,而是每一个阶段执行合在一起的结果,这是互联公司做好业务和服务、同时也是长久存在下去、必须要做的事情;而技术,并不是互联企业的核心所在,我并不是说技术不重要,我只是想表明,有比技术更重要的东西,需要看到。”参加“2007年计算机世界互联年会”的群硕科技公司首席技术官Wayen Hom在回答现场提问时,一语道出了互联企业的精华所在。

金字塔之外的“庞大”原则

尽量向金字塔顶端迁移,是确保互联公司战略的决定性因素;而在这之外,尽量保持规模的庞大,也是互联公司执行战略成功的关键。

分众传媒已经在楼宇电视广告中具有优势,其平台策略和经营策略已经成为竞争者们效仿的目标。但是,分众传媒在占居顶端以后,对聚众传媒的合并,使自己拥有了市场中份额的95%,通过庞大原则,确保了自己不再遭受同一领域内的任何竞争性风险。

携程则通过和中国移动合作,在航线推广上具有了资源,处于金字塔顶端。而在这之后,通过免费会员方式,迅速扩大用户群,降低单个成本,将曾经的竞争者远远抛在后面,也因此具有了优势。2006年,其市场份额较第二名的艺龙高出三倍,而单个客户支出则比艺龙降低了30%,收益反而高出40%。原因很简单,超大规模客户量,使其在酒店、机票折扣上拥有更多主动权和“提价筹码”——即面向产品供应商的“压价筹马”。

创新篇:新媒体成为创新代表?

1983年,ARPA和美国国防部通信局研制成功了用于异构络的TCP/IP协议,美国加利福尼亚伯克莱分校把该协议作为其BSD UNIX的一部分,使得该协议得以在社会上流行起来,从而诞生了真正的互联……

是的,互联就这样,远远不是一个完善计划的结果。但是互联本身,和如今承载于其上的各种应用一样,都是创新的产物。

在商业环境下互联从业者们如何创造新的机会,在2008年又将面临着哪些新的趋势?新的发展浪潮中又将哪家欢喜哪家愁?“创新”,作为互联企业迅速强壮的生命线,在中国这样一个过度同质化、过度抄袭的环境中,又具有何种别样的涵义?

新媒体收入“激烈”增长

尽管有诸多数量的被投资项目,在2007年遭遇“滑铁卢”,但是中国互联应用市场规模总量的增长率,超过了用户增长率。这一比较,对2007年末互联行业的公司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同时,市场的聚集效应也越来越明显,这意味着,留给细分领域内排名稍后的公司的机会并不是特别多。

如果说战略的调整是为了适应大环境的机遇和变革,那么锐意创新无疑在2007年成为战略布局的命脉,单纯的流量聚合已经不再成为指点胜负的标杆,单纯靠资本运作的生存方式逐步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整合、细分、、互动”等,这些运作都是蕴藏在战略大盘后面精巧的创新。

传媒业现在正在经历“新媒体”大爆炸时期。季卫东分析说,“新媒体”是一个赢家通吃的市场。那些高端的“新媒体”,例如分众传媒、腾讯、新浪等,其收入占据着所属细分领域的极强地位。艾瑞咨询集团副总裁阮京文也表示,“新媒体”在2007年给人的感觉是“集体强大”,在市场当中形成很大的影响力,并且已然给传统门户带来冲击,这将导致原有的络媒体包括互联的企业开始转型,一些积极的门户开始吸引更多的概念,比如新浪博客的运营模式。

在互联年会的 “新媒体挑战门户?”话题分论坛上,与会佳宾分析了一些新媒体的特征:如搜索和电子商务已经被划到新媒体的范畴,新的运用当中Web2.0、搜索和电子商务的融会,都会成为新型电子商务的模式。中国现有的新媒体发展现状,无论从用户的覆盖规模方面,还是对用户的联系方面,都已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营销基础。从社区方面来讲,口碑营销作为一个把社区推向前台的重要营销手段,经过一两年的发展,其中存在一定的负面效果,未来的社区会进行细分,针对不同的细分人群,有效地达到营销,未来的品牌广告是社区的一种新的利益增长点,同时可以看到电子商务以及基于社区的人群的增值服务,将会成为社区有效的赢利模式。

此外,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差异化问题也值得关注。中国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差异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大,中国传统媒体无论报纸、电视台基本是以国有为主,新媒体无论是数字媒体还是互联媒体多数都私有。在管理层方面也比较有趣,报纸、媒体、电视台都是文科出身的人来管,新媒体都是理科出身的人来管。在用户的年龄层,传统媒体的用户年龄层和一般普通的老百姓很像,传统媒体的用户60%大于30岁,中国的友70%小于30岁。

而对于新媒体的增长速度,则可以通过数据对比,加以分析。2002~2006年,中央电视台广告收入基本保持在行业总收入的11%左右,而分众传媒在这些年的广告基本上保持了多倍的年增长方式,新浪、搜狐的年广告增长也基本保持在60%,远高于传统媒体。新媒体的高速增长带来了新的挑战和压力。

新媒体不是全部

虽然新媒体的快速攀升,特别是营销上的成功,在2007年吸引了太多的关注目光,但是,在2007年,能够代表互联创新的,不单单只有新媒体,乃至不是新媒体。越来越多的新类型业务,在2007年取得了极大成功。特别是那些真正基于Web 2.0概念和基础之上的业务,已经在传统互联企业的业务以外,形成了新的生态群,甚至于传统门户站也开始在引入Web 2.0之后,尝试使其成为自己的主流业务之一。

例如,P2P视频类站进入冲刺阶段,广告价值逐渐突现,视频搜索提升到新应用层面。络视频产业目前已经形成一条以内容提供商、络平台运营商、技术提供商分销渠道,广告主和用户为主要构成的络视频产业链,虽然目前这条链还有交叉竞合、链条边界模糊等特点,但是一些视频站已经开拓出新的广告模式,来弥补这些缺陷。

同时,电子商务也迎来历史新高。调查显示,2007年中国电子商务市场规模将达到1.5万亿元,增长率超过100%,增长速度全球。中国互联产业发展具有坚实的用户基础,据商务部预测,十年内将有70%贸易额通过电子商务产生……这预示着电子商务行将成为主流的商业经济模式。 国内的电子商务站阿里巴巴B2B业务上市以后,其市值相当于20个搜狐,而搜索引擎百度由于排名业务的存在,其上市后的市值也相当于10个新浪。这已经充分表明,传统门户的增长方式,和新兴站的增长,已经出现多极辐射的态势。

正如Wayen Hom所言,对于互联企业而言,必须将用户和用户需求作为自己所有产品推陈出新的基础和主导。还是以传统站新浪为例,随着业务挑战的增加和调整的必要,新浪发现无法将博客的机会丢给竞争对手或者新型站,因此新浪利用本身优势,开始为客户提供更合乎点击需求的名人博客,并终俘获了这一市场。

竞争篇:什么是2008年核心价值?

互联发展到今天,已经广泛影响到国家和社会发展的方方面面。互联在中国作为和电信络、教育络并驾齐驱的三大络之一,因为具有众多的参与者,更广泛的商业行为和更广大的创新能力,而成为三大络中发展为迅速、新技术应用快、商业因素的络,各种力量正扮演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正确的战略选择和延续的创新能力都能够成为推动互联行业和互联企业核心竞争力不断提升的动力和源泉。

经历多年的发展,中国互联企业经过创意阶段、执行能力阶段、创新业务阶段。计世认为,2007年中国互联企业极有可能跨越创新业务阶段,而更关注于企业自身全面的“竞争力”。

竞争力不只是业务或产品

和季卫东通过互联企业特征决定自身处于金字塔层级的观点类似,熊晓鸽在谈到投资什么样的企业的时候,已经明确地说:“现在和之前是不一样的了,我们不再会仅仅看企业的业务。”

上市成功的阿里巴巴,在谈及企业业务的时候,已经开始将满足客户需求、贴近客户和竞争力作为主要的关注点。阿里巴巴副总裁、B2B履行董事彭翼捷就表示:“其实阿里巴巴一直有个观点就是,站不是由阿里巴巴自己做,而是让客户来做。”她进一步阐释说,阿里巴巴的特征在于,其信息没有一条是阿里巴巴自己放到站上,而是全部由客户和会员提供。“在早期,例如1999年,会员其实不知道如何在互联上宣传本身,他们只发送一句话,‘我们有苹果要卖’,现在我们的买卖信息已经达到了几千万条,每天更新非常多。”但她表示,阿里巴巴“不参与原信息”的原则并没有由于信息的增加而改变。

“的变化是从不同的买卖信息过渡到第二阶段,阿里巴巴有越来越多会员提供的资讯和行情,非常有参考意义。到了第三个阶段,我们发现已经有越来越多走在前面的商,他们很有经验,利用阿里巴巴的平台提供其他的增值服务,乃至出现了上的律师事务所、帮助会员的机构,在我们的商人社区活跃。”彭翼捷表示,阿里巴巴已完成了从平台到社区的转换。

然而,在战略没有大的调整的条件下,策略却在随着环境的变化不断演进。“我们用平台搜集客户需求,并早帮助他们达成需求。”但是即便如此,彭翼捷也对阿里巴巴能否占有性市场位置而持保留态度。她认为,保持阿里巴巴竞争力的做法,是确保客户取得更好的服务。“在客户需求下,在互联的今天,通过互联可以提供很好的价值,我们一直希望我们的平台越来越多的开放。”彭翼捷表示:“不求与能力同等的机会,但求与机会同等的能力。”而马云更是明确表示:“未来的前景数据非常好,但是需要更多业界的人去努力,同时也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为了获得竞争力,而不是产品,个方法就是从用户的角度思索,互联企业在做产品开发的技术、功能和流程,所谓这些围绕产品开发过程中,不应该以技术为核心,这是我们说的市场的区别,我们应当理解和听取客户的需求,然后根据客户进行反馈和调剂。” 群硕科技的首席技术官Wayen Hom如是说,“关键在于,公司是需要保障产品性能重要,还是保障用户体验很好重要,答案显而易见,而后者,正是竞争力。”

用户是竞争力根本

从2003年以来,中国互联经济一直保持高速成长,新的用户不断出现,用户量和市场规模也不断扩大,在这样一个高速成长的市场里面,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明显特征,就是这个市场的集中度不断扩大,但把握用户需求却变得更困难了。

因而,中国互联即将应对以下的市场特征,用IDC高级分析师黄涌涛的观点形容,就是“寡头垄断的市场,Web 2.0的用户”。

从平台到搜索,再到聚合,中国互联长久以来一直延续利润驱动而需求驱动的状态。这一局面,有望随着用户和用户之间的互动,和用户跟互联的参与而发生变化。

当前,中国互联上目前主要的商业模式还处于以广告收入为主的局面,而承载广告的页需要用户的点击。因此,保持用户阅读量,成为当前的目标——如何将提高浏览量,转变为有效的、直接用户的点击。

驱动互联经济的四个要素中(沟通、社区、内容、商务),沟通和社区,是初的目的,而内容和商务则是用户接受之后的高级运用。对于大部分中国互联企业而言,如何让用户接受本身,为用户提供较好的沟通渠道,络上的人际社区,是2008年的关键之一。

互联企业对此有着特别明确的认知,尤其是那些针对企业用户的互联企业。例如,中国的CDN(搜索引擎加速)服务提供商ChinaCache公司首席运营官许四清就表,CDN业务的目的,就是“在正确的时间,把正确的内容,利用正确的手段,推送到正确的地点。”而这一点,对于面向互联用户的所有互联企业来说,都是可行的参照。

马云、熊晓鸽印象

熊晓鸽(Hugo)在我的记忆中总是充满活力,连眼睛都放着光的,这次见到也不例外,年会一早见到我就兴奋地告诉我:“马云我给你请来了,他不演讲,我们让他说说话,一定给你一段精彩的!”然后,就这样、那样地安排一番,我就赶快忙着准备去了……

马云的司机打说他快到楼下了,Hugo拿着佳宾的胸花到电梯口欢迎他,看着他在那里有点喜悦、有点兴奋、有点怯喜好像盘算着什么主意的样子,一点不像IDG全球副总裁,到像一个充满幻想和冲动的。之后马云来了,Hugo开始演讲,在演讲过程中,Hugo问了马云为什么接受他的邀请来年会,马云欣然上台,回答这个问题。以后按耐不住对中小站的感恩之心,回答了我关于阿里妈妈的问题,由此掀起了年会的一个小高潮。

以前会议上见过马云,虽然是互联圈里的明星,但印象中很平实,我记得以前会议拿着名片冲上去采访他,他总是会说上两句话,不会让你徒劳而归,不像有些大腕儿,牛得看都不看你一眼。这次也一样,看到屏幕上的问题“马大哥,说说阿里妈妈”,“马云,上台去”就抑制不住哥们义气要说两句,转头告诉我:“这个问题我能回答。”和他的秘书打交道安排他的行程也很舒服,既有江南女子的温婉,也有现在办公室小姐的效率,很多变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确定了。

真希望中国互联圈多几个像Hugo这样充满激情、充满创意又愿意身体力行的老板,多几个像马云这样意气风发、满怀感恩、务实高效的企业家。(娟姐)

马云向我们敬军礼

护送马云和熊晓鸽到电梯口,在等待电梯的同时,马云突然说了句:感谢大家。然后立正给我们来了一个很标准的军礼,当时如果有相机能拍下来,肯定会后能成为一张经典的图片。

马云的大名,估计只要懂一点互联的人都知道。他在互联年会上的讲话,却让我们感觉他就是我们身边很普通的一个人,也许这就算一种个人魅力吧。他在熊晓鸽送他礼物时说“谢谢晓鸽,我打领带是晓鸽教我的,我以前乱打,和打红领巾差不多,我也不知道晓鸽教得对不对。”

国足约战泰国欲一雪前耻世预赛赛制恐大变脸
房峰辉与吉尔吉斯斯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会谈
大学辅导员研发新鲜点名模式课前拍照数脸图

相关推荐